您当前的位置 :科普天津 > 津味科学 > 科技风采 > 科普名家 正文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吴阶平院士:生命有尽,大道无涯
发布时间: 2017-11-17 09:33  来源:
 

  

  吴阶平的头衔很多,简历很长:

  他建立了新中国第一个泌尿外科;

  他实施了第一例肾移植手术;

  他第一个确立“肾上腺髓质增生”疾病;

  他还是中国性教育的开拓者;

  他被国外媒体称为“中国医学界第一位的人物”;

  他曾在解放初期出访各国,成为中国“医疗外交”中特殊的“大使”……

  他是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医学教育家、泌尿外科专家、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他的一生,就是一个传奇。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1917年吴阶平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他的父亲是个经营企业很有办法的企业家,思想开明务实,主张子婿和亲戚们学医。他认为医生能治病救人,又不会失业,还特别强调要做一个好医生,一定要到协和医学院学习。于是,吴门三代及近亲中有30余人从医。吴阶平兄弟4个都就读于协和医科大学。大哥吴瑞萍是小儿科专家,二弟吴蔚然是普通外科专家,三弟吴安然是免疫学专家。因此,有人戏称“吴家兄弟就可以开一个医院。”

  协和医学院实行的是标准的精英式教育,预科3年后,还要学习5年本科,前后8年,所以能坚持下来的人并不多。一年级吴阶平的同班有52人,3年后考入协和的只有13人。刚入学的吴阶平成绩平平,念解剖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在努力温课,拿起一块块骨头左看右看,左摸右摸;还要练习在口袋里放一块,只伸手一摸就能说出是什么骨头。吴阶平过来诡秘地一笑说:“会摸还不算数,看我给你们表演一个新鲜的。”只见他抓起一块骨头高高抛起,“啪”的一下接住,并不去看,问大家:“你们信不信,我能马上说出这是块什么骨头。”同学们像看变戏法似的愣在那里,听吴阶平自问自答后一核对果然不错。

  到了三年级,预科要结束的时候,吴阶平突然意识到再这么下去,就要以普通生的身份升入本科了,这时他才开始发奋起来。协和每年都要举行隆重的毕业典礼,并从四年级选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做毕业典礼的学生司仪。仪式开始,司仪手持纪念牌和一根一尺多长的红木棒,上面套着一道道金箍,金箍两面刻着历届学生司仪的名字,金箍套满了就形成一根金棒,学校将永久保存。吴阶平的名字被记在第九道金箍上。1941年,协和医院被日军占领,这根金棒也不知所终,这是吴阶平终生之憾。也是因为这一年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协和停课,1942年1月学生全部撤离。吴阶平这一批学生也成为老协和毕业生名录上的最后一串名字。

  然而,由于学习过分紧张,睡眠不足,在升入三年级不久,吴阶平就因患肾结核,摘除了右肾。康复后他就开始关注这样一个问题,一侧肾切除之后,另一侧肾的代偿性生长受哪些因素影响?这一关注贯穿他今后的医学实践。

  吴阶平在学校期间,特别受到泌尿科专家谢元甫教授的栽培与赏识。

  珍珠港事件后,北平协和医学院被迫停办。协和名医谢元甫、钟惠澜、关颂韬、孟继懋、林巧稚等相继来到中央医院(人民医院前身)任职。院长钟惠澜高标准、严要求,健全管理制度,彻底改造这座过去由法国修女控制的中央医院。几度春秋,培养出一批学有专长的医务骨干,吴阶平便是其中出类拔萃的新秀。1942年,他在中央医院任住院医师,以缜密的临床思维、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对他所经管的病人的病史、病情发展和变化了如指掌。1944年他晋升为外科住院总医师,翌年又升为外科主治医师。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至1947年他在北京大学医学院以讲师身份开始踏上讲台,同时兼任外科主治医师。

  1947年,吴阶平经老师谢元甫教授推荐,赴美国芝加哥大学进修,师从哈金斯教授(1966年度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哈金斯非常喜欢这个年轻、勤奋的中国学生,有时看见吴阶平干脆利落地做实验、做手术,感慨地说:“你有几只手啊!”由于手术技术不一般,吴阶平在美国落下了一个“三只手”的荣誉称号。吴阶平坦言由于自己的手比一般人的可能小些,特别适合做外科医生,“开个小口就进去了。”

  结束进修时,哈金斯以优厚的待遇、良好的工作条件恳切挽留,并许诺把吴阶平的家眷接来。但吴阶平婉言谢绝,于1948年12月回国,迎接祖国的解放。

  新中国泌尿外科学的奠基人

  1949年,吴阶平在北京大学医学院任外科副教授,即筹划建立泌尿外科。

  20世纪50年代,是吴阶平医学事业的巅峰期。他在肾结核对侧肾积水、男性绝育和肾上腺髓质增生三个方面的成就,奠定了他在中国泌尿外科界的地位。

  新中国成立初期,结核病人较多,肾结核在泌尿外科病人中占很大比例。一侧肾结核患者,在切除病侧肾之后,可以靠另一侧正常肾存活。如果双侧肾都患结核,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少量的进口链霉素对晚期患者毫无疗效,因此被认为是绝症。吴阶平对一般所谓“双侧肾结核”的诊断产生怀疑,他应用“肾穿刺”的方法,从患者无功能的肾中取得尿液,进行结核菌检查和肾造影,并对诊断为“双侧肾结核”晚期病人的尸体进行检查。根据大量资料和临床实例,他发现在诊断为双侧肾结核的患者中,约有15%实际是可以治疗的一侧肾结核,对侧的肾由于膀胱结核性挛缩或输尿管下端狭窄引起输尿管积水和肾积水,因而丧失功能。他提出“肾结核对侧肾积水”这一新概念,此病的症状与双肾结核在临床表现上十分近似,但在治疗方案和能否痊愈的前途上是截然不同的。吴阶平在理论和临床工作中把双肾结核与肾结核对侧肾积水区别开来,并制订了切实可行的诊断和治疗方案。这一创见是泌尿外科学一项突破性进展,1954年初发表后,迅速得到重视和广泛应用,使全国数以千计的病人得到挽救。泌尿外科专家王以敬在《泌尿外科学》中高度评价了吴阶平的科研成果。吴阶平的专题论文在俄文杂志上发表以后,苏联医学界很快报道了类似病例。

  用男性输精管结扎术实行计划生育的方法有时失败,达不到避孕效果,究其原因可能是在手术前已经通过结扎断端的精子仍有可能在术后使女方怀孕,因此已有百年历史的输精管结扎术并不能在术后立即收到避孕效果。吴阶平在1956至1957年间采取了改进措施,即在用手术切断输精管尚未结扎之前,向远段精道(输精管、精囊、后尿道)注入少量杀灭精子的药物(如醋酸苯汞溶液)。此法简便可靠,1958年发表后在全国推广使用,对计划生育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以上两项科研成果均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我国的第一例肾移植手术在1960年3月,主刀医生便是吴阶平。1964年,他在友谊医院建立泌尿外科,20世纪70年代又在友谊医院建立肾移植基地。

  1960年,吴阶平遇到一例临床诊断为“肾上腺嗜铬细胞瘤”,而手术表明并无肿瘤,只发现肾上腺髓质增生的病例。他查遍内分泌学专著,或否认有这种疾病存在,或根本忽略这一情况,在文献资料中他查到4篇报告,其中提到6例与他所见的类似。1960—1976年的16年中,吴阶平收集到17个病例。在经历3个病例之后,他已能做到手术前即诊断为髓质增生。医生在临床工作中能够确定某一种疾病的存在则属于重大贡献。凭借这一发现,吴阶平被卫生部授予科技成果甲等奖。

  1978年,吴阶平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发表了他的专题报告。1979年美国《泌尿外科年鉴》选入了这篇英文报告,摘要刊出,给予很高评价,国际医学界正式承认吴阶平的这项创见。1983年9月,他参加在联邦德国举行的国际外科学会第30届大会,并担任大会副主席,在会上做了《肾上腺髓质增生15例长期随诊》报告。此项随诊复查工作一直延续到1985年,无一例演变为肾上腺嗜铬细胞瘤。

  20世纪70年代,他还设计了特殊的导管改进前列腺增生的手术,使经膀胱前列腺切除术的出血量大为减少,手术时间缩短,被称为“吴氏导管”,并在国内推广。这项科研成果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20世纪80年代开始,吴阶平又研究一侧的肾被切除后对侧肾的代偿性增长现象。当肾病病人一侧发生病变的肾需要切除时,只要留存的另一侧肾属于正常,便认为肾切除对病人日后的劳动能力和寿命不会有什么影响。吴阶平通过长期动物实验和临床观察,认为这种论断虽是一个指导原则,但临床实际并不如此简单。他观察到多数做过肾切除手术的人,劳动能力和寿命确实都不受影响,但也有少数人则不然。关键在于留存肾是否有充分的代偿性生长。他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又注意到肾切除时的年龄与后来留存肾能否充分代偿有明显关系。通过反复多次实验,充分证实了吴阶平临床观察所得结论的正确性:(1)年轻者的代偿性生长明显大于年老者;(2)年轻和年老的肾细胞对同样的血清都有反应,但前者反应强得多;(3)年轻和年老者在肾切除后,血清中都有促肾生长因子,但年老的促进作用小得多;(4)如果用年轻者切除肾之后的血清与年老的肾细胞一起培养,就可以得到相当好的代偿性生长。研究中还发现有的抗癌药物对肾代偿性生长有一定影响,代偿性生长最重要的阶段是肾切除后最初两周。如果抗癌药物的应用延缓约两周,则能避免药物对代偿性生长的抑制作用。这种作用与术后的代偿大有关系。这项科研工作既属基础性的应用研究,又直接与临床实际相关。在学术上既有理论意义,又能应用于临床实际。这一特色反映了吴阶平几十年来医学科研工作卓越贡献的现实意义。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白理  
 
 
 
· 关于买鱼的“坑”你都成功避开...
· 马思纯得的这种病正值高发期,...
· 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5月在天津举行
“科普天津·科学大家话科普...
喝醉酒后运动出汗...
躺在热石头上就是"...
大蒜炝锅真的致癌吗?
网传面条洗出“胶...
 

版权所有:天津市科普发展中心

备案号:津ICP备110035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