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科普天津 > 津味科学 > 科技风采 正文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将图片的说明文字显示在图片之上且背景半透明效果
张平文:一念为教 一生为学
发布时间: 2017-06-12 15:56  来源:
 

  

  一张办公桌,一把办公椅,椅子后绕着两株高高的绿色盆栽。不大的沙发上堆了些衣服,三双运动鞋靠在墙边,与其说这是张平文的办公室,不如说这是一个小型生活区。桔红的大柜子独占了一面墙,前三列都是书柜,里面摆满中英文书籍、一些奖状和奖杯,还有几学生送个小装饰品。

  从周一到周日,全在办公室里。从求学者到教学者,在北大待了33年的张平文,俨然已经把学校当成了第二个家。

  

  张平文近影

  “走不一样的路”

  张平文从小就表现出了对数学的热爱和天赋,农村出来的他曾在湖南省数学竞赛中名列前五。1984年,北京大学数学系录取了这位高考全省前十的18岁少年,张平文从此开始了为期四年的基础数学学习。学习期间,他十分刻苦,曾于一个学期选了七门专业课。面对如此好学的学生,本科课程怎能喂得饱他,于是,名列前茅的张平文在大四开始选修研究生课程。

  本科毕业后,近一半的同学都打算出国深造。考虑到巨大的经济开销,家境贫寒的张平文决心“走不一样的路”,在国内发挥出自己的优势。为了让自己所学能“真正有用”,他选择了攻读计算数学的硕士和博士。

  在张平文看来,计算数学正是这样一门“有用”的学问。计算数学研究算法与模型,最早应用于国防,随后进入工业领域,天气预报的数据预测和出租车导航也离不开它。“计算数学的成果都藏起来了,但正是这些算法和模型在背后起到了支撑作用。”张平文笑着说,身子微微后仰。

  当时的北大还处于学制改革初期,学生读完硕士和博士需要花费六年时间。为了尽早完成学业、工作养家,张平文找到了应隆安教授,希望他成为自己的导师,并表示要在四年内博士毕业。面对功底扎实、踏实肯学的张平文,应教授欣然答应。1989年,张平文用一年的时间学完了硕士三年需学的课程,并顺利考上博士。博士的课程在10月开学,但张平文6月就到了北大。夜晚的46楼几乎没有人,他就在静悄悄的宿舍里一个人看书,“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嘛,夜里有时候害怕,就把收音机声音开得特别大。”一本内容深奥的专业书,张平文花11天就能看完,他每天晚上都去应老师家,和老师讨论书里的内容。

  有了本硕五年积累起的丰富知识,读博期间的张平文做起科研来如鱼得水。博士一年级,张平文拼命做学问,发表了数篇学术论文后,他跑去问导师:“博士要达到什么样的水平才能毕业?”导师说:“你现在的水平就可以了。”于是张平文又兴冲冲地找到管研究生的副系主任,表示要毕业,但老师说:“不行,你同学硕士还没毕业呢,你着啥急呀。”最终,张平文如愿以偿,发表了多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并在四年内读完了硕士和博士,成为了北大数学系“博士早毕业”的第一人。

  1994年,留校教学两年后的张平文评上了副教授,再过两年评上正教授。1998年,32岁的张平文成为了科学与工程计算系主任,当时系里有8个人,张平文是年龄最小的一个。

  “找到正解所在”

  担任系主任之后,张平文发现,学院一届160多名本科生中只有7人愿意学习计算数学。“7个人可怎么开课啊!”张平文急了,当天晚上带了几个比较活跃的研究生,一间一间地敲开学生宿舍的门,拉着他们谈计算数学的前景,终于把7人的队伍“忽悠”到了20余人。

  “劝学”一直持续了三年,在第四年时,张平文再也没有“闯”宿舍了,他找到了问题的“正解所在”。换位思考之后,张平文发现,相比于基础数学、概率统计和信息科学专业,同学们对计算数学缺乏最基本的了解,“大家都不知道你这个专业是学啥的,学出来又能干嘛。”其次,计算数学很难,不仅要熟练操作计算机,而且对数学的要求也很高,甚至还要对所需解决的实际问题有具体的了解,这就给同学们带来了较大的压力。

  找到了问题根源,张平文做出了定位:不求人数求质量,每年有20个人就已足够,但这20个人,必须是最优秀的学生。”

  基础数学已有几百年历史,学习者能体会到它的美感,而计算数学存在的时间不长,偏向实际应用,要让学生体会到计算数学和基础数学不一样的地方,必须进行改革。下了决心之后,张平文把主要的几门专业基础课程教学内容全部修改了,他身兼数职,一边进行教学,一边联合同事编写新的教材。6年后的新教材中,每一个章节后面都加上了应用型的上机习题。

  

  张平文和计算数学系同事们一起编写的全新教材

  教学体制改了,可怎么才能吸引学生呢,张平文又想出了一个好方法。和别的教授“担心学生出国会造成人才流失”不同,他反其道而行之,尽全力帮助学生完成出国梦。张平文每年为同学开设一次出国的讲座,直到今天也从未间断。对于最优秀的学生实行“定点推荐”,让他们能直接申请最想去的学校,给别的同学留出更多机会。此外,张平文还负责了学生和国外学校的联系,建立起双方沟通的桥梁,他为大四准备出国的学生们建立的名为“飞跃小组”微信群,群里的13个人每天都热烈地讨论申请出国的事,张平文也时不时在群里为同学们“排忧解难”,并让自己成功出国的学生为他们介绍申请经验,完成“信息的延续与共享”。

  张平文并不满足于此,他还要提高国内的学科建设水平。他请了很多海外学者来学院任教,让教学科研与国际接轨。同时开展本科生科研,把手上的项目交给本科生来做,提高他们的综合能力。“做基础数学,天分和勤奋最重要;但是应用数学,最重要的是综合能力。”

  不仅是出国,如果自己的博士生想要找研究方面工作,张平文也会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们,从单位到工资,安排得十分细致,就像一位爱护着孩子的父亲。作为教师的张平文和同学们的关系非常好,刚刚入职的他和学生“因为年龄相近,所以像兄弟一样。”而现在,尽管和学生们的年龄差距大了,但同学们也都能感受到张平文对他们真挚的关心。

  有了好的老师,再加上好的机会,同学们自然热情高涨,想要跟随张老师做研究。计算数学专业得以快速发展,师资力量日益强大,学生中涌现出一批科研人才,并在多种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研究成果。正是因为这份对学生的爱护和关心,张平文在计算数学学科建设上做出了卓越的成绩,因此他也被评为了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在2010年获得“北京市师德标兵”等称号。

  “做感兴趣的事”

  张平文做起事来十分专注和投入,对于1999年之后的科研,他甚至用到了“拼命”一词。张平文认为,理科的研究介于工科研究的条理性与文科研究的跳跃性之间,十分注重逻辑。除此之外,科研还需具备两个素质,一是兴趣,二是毅力,年轻人应该勇于尝试,先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再对其进行研究:“有了兴趣和毅力,才能长期坚持下去而不觉得累,最终取得成功。”

  对于从事科研的人来说,研究过程从来不会很顺利,一次失败,就是一次徒劳、一次希望的落空,在研究者的兴趣重新填满这种空虚之前,需要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来担负这一切。“失败的例子太多了,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尝试和失败才可能获得成功,而成功的喜悦就是那么一刻”。

  一晃三十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张平文从血气方刚的学生变成了教书育人的老师,他对生活的看法也慢慢发生了改变。年轻时的张平文把科研看得十分重要,觉得博士生留在学界做学问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现在的张平文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人的路都有很多条。每个同学都应该看到自己的长处,良好的心态最重要,其次是身体,第三个才是工作和学习,千万别倒了次序。”谈到这些年的经历,张平文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有福气的人”,因为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总是有人不求回报、不考虑得失地给予他帮助,“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要做一个给别人带来正能量的人。”

  在生活中,张平文喜欢打桥牌,还曾经代表北大教工队参加过“京华杯”的桥牌比赛。但为了多花时间在科研上,他已经很久没有碰桥牌了。“总要有所舍弃嘛,”张平文说: “这些年在学科发展和学生的成长方面,应该说做了些成绩,这是非常自豪的事。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提到家庭,张平文的话里充满了温情,一念为教,一生为学,在教学上无私地奉献着青春的张平文,也藏起了一份厚重而深沉的爱。

  【人物简介】

  张平文,男,计算数学家。1966年7月生于湖南省长沙县。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1992年在北京大学获博士学位。201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

  主要从事复杂流体的数学理论和计算方法研究,他与合作者为液晶领域的Doi-Onsager模型奠定了数学基础并建立了Doi-Onsager模型与宏观的Ericksen-Leslie模型之间的联系;研究了一系列不同层次、不同尺度的模型之间的关系并发展了能够描述复杂相和动力学行为的统一模型;针对嵌段聚合物自洽场理论模型,发展了挖掘复杂结构的高效数值方法,设计了有序相变成核算法,这些方法和算法已经成为该领域模拟研究常用的工具。另外,他还在基于调和映射的移动网格方法、多尺度算法与分析等方面做出了创新性贡献。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高校科学技术奖自然科学一等奖、冯康科学计算奖等。

 
   
责任编辑: 白理  
 
 
 
· 窗户也能吸收太阳能:科学家研...
· 骨头上长“刺”了,到底要不要...
· 为什么小时候打针打在屁股上,...
涨知识!十九大报告中,总...
本色卫生纸真的有...
本色卫生纸真的有...
猪蹄儿真是美容圣...
多吃芹菜就能降血...
 

版权所有:天津市科普发展中心

备案号:津ICP备11003558号-1